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军事 >>解析台军雄风3导弹的本质:强行放大和数据灌水
解析台军雄风3导弹的本质:强行放大和数据灌水
2016-07-19    来源:互联网

  一声巨响,台湾的“雄风3”导弹在7月1号突然名扬天下,大有超过鱼叉、飞鱼甚至东风21D,成为世界最着名的反舰导弹型号之势。虽然不是好名,但在今天的台湾并不要紧,知名度够高,就足以称为台湾之光了。

  跟这起事件有直接关系的林伯泽、许博为、陈铭修、高嘉骏四人也出了名,他们在灵堂门口跪下,一路膝行到灵位前,四十分钟没有站起来的景象,让所有经历过正式军训的大陆观众目瞪口呆——作为军事文化的一部分,现代军人没有下跪之礼,更不受膝行之辱。没错,军人违法犯罪当然要受惩罚,但惩罚也要按照基本法,到枪毙为止。四人遭到的这种惩罚,与黑社会开香堂无异,其羞辱程度可比枪毙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  军人犯罪,该上军事法庭审判,该关的关,该毙的毙,如这般的行为实际上是对所有军人尊严的严重践踏

  不过台军的事情,槽点远远不止于此。读者可能会问,这四人涉及发射导弹致人死命的大案,不是已经被“侦办”了么,怎么没进禁闭室也没去拘留所,还能出现在灵堂里?原来台军的军事司法制度是独步天下的,自2013年发生陆军士官洪仲丘在禁闭室被虐致死案之后,台军就废除了军事法庭制度,军事检察官制度。自那以后,台湾军人犯了军法,要由地方的检察官起诉,由地方的法院审判并执行。7月1号出事以后,台湾海军按照自己的纪律给这四名军人做出处分,但军方自己能对军人做出的最大处分,无非是记两次大过,更重的处分都要由高雄的地方法院做出。而对四人的调查审问和调查期间的管理,都是高雄地检署的责任。高雄地检署则按照他们处理过失致死案的标准作业程序,在初步问话后就将四人“交保请回”,随叫随到。随后,四人便缴纳了一笔保释金,回到了原来的居住地——就是金江号军舰,照常上班,听候审理。(对军人收取保释金,也是台湾的发明。)至于军方为什么没有把他们关进禁闭室,也很简单,禁闭制度在洪仲丘案后也废除了。

  在这种敏感时刻,四人能离舰去灵堂表演膝行,毫无疑问是应对地方检察官和法庭的聪明做法,(台湾的刑事审判最重视有无悔意,不管什么案只要被告当众一跪就不能判无悔意,跪四十分钟显然太有悔意了),也必然是军方高层批准的(军方毕竟还有权力取消四人休假)。台军高层做此举动,有助于减轻民怨——台湾“民众”最喜欢看的就是这种“战胜公权力”的戏码,也有助于四人获轻判,似乎无可厚非。

  但俗话说的好,人在做,天在看。军队的天,就是军人自己。在看到上级为一条狗而重责官兵,自己的同事在未定罪的情况下受到膝行之辱后(马英九时代的破事就不再提了),台军的士气再次一落万丈。据说,同在高雄的台海军军官学校,已有三十多名学院心灰意冷,提出退训,不再干这一行了。出于类似考虑而提前退役的军官,据说也是比比皆是。未来如果有两岸之战,台军只能依靠那些不那么强调荣誉感的职业军人。然而想到台湾的军人要驾驶飞机从无数东风导弹犁过的机场起飞,驾驶舰艇向反舰能力空前强大的舰队冲去,驾驶坦克面对满天的末敏弹,而且阵亡或受伤后极可能因台湾当局被消灭而没有任何抚恤金——有的事情,就很明白了。

(本文为网友上传,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仅供参考学习之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