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科技 >>爱默生是一个精神独居者 刘金祥
爱默生是一个精神独居者 刘金祥
2016-07-14    来源:互联网
几年来我一进入人类的思想史,就像进入了一间昏暗的屋子。我想在里面寻找被淹没的珍贵的宝物,可是,因为没有光,我不仅没有找到任何东西,相反,连我自己都被埋进了黑暗之中,就在这时,我的背后有光影闪现,一转身就看到了爱默生,是的,爱默生思想洋溢着说不尽道不完的喜悦,它给人以力量。

“草在生长,芽在萌发……天空中有无数的飞鸟,空气中飘逸着松脂、香膏和新草垛发出的清香……星星近乎神性的光辉,穿过透明的黑暗倾泻下来,星空下的人看起来像一个年幼的孩子,而他居住的这个地球,看起来像个小小的玩具……”谁也想不到,1838年7月15日晚上,在美国坎布里奇的神学院高级班上,爱默生一上台,不是发表深奥的神学论,而是以一种难以抑制的喜悦之情赞颂美妙的夜晚。从严格意义上说,他不是一个思想严谨的哲学家,而是一个激情满怀的诗人;他是以心灵中的喜悦感染人的,因为喜悦比哲学更亲切,它如同一剂良药,悲伤的心灵都需要它。所以,爱默生没有致力于任何理论体系的建设,他只注重人的心灵的点绘。他认为,人类的一切宝藏都在心灵中,诗人要学会源源不断地从自己的心灵中吸取宝藏。在寒冷的夜晚,他希望自己是个手举火炬的人,谁需要光明,他就跑向谁。

爱默生1803年出生于美国波士顿,8岁时,父亲死于胃瘤。从此,他在母亲和姑母的抚养下长大,在哈佛大学毕业后,被聘为波士顿马瑟教堂的初级牧师,像他的父亲一样,担任州参议院牧师。后来,他与身患肺病的爱伦结婚,第二年爱伦辞世,每天早晨,他都在爱妻的坟前祈祷:“神啊!宽恕我这个罪人吧;她的逝去,将我的灵魂抛进了可悲的虚弱之中,请改善这种处境吧!”爱默生经历着丧偶、丧子、疾病等不幸,除了在教堂布道外,他还到世界各地演讲。他反对蓄奴制,反对腐朽的心灵和庸俗的世俗观念,提倡理性、爱、责任、理想和自由,追求真理和美。同时代的许多在文学与思想史上占据显赫位置的人物,如柯勒律治、华兹华斯、卡莱尔、惠特曼等,都对爱默生崇敬有加。显然,这不是因为爱默生的理论,而是因为他的喜悦,对于正处于迷惘的人们,崇高和喜悦的心灵具有无限的力量,它会使一切惊慌的心灵都安静地谤听他那慰人的言语。

爱默生让人敞开心扉跟从自然学习――自然是人类最好的导师。只有在自然面前感受到自己就像一个婴孩那样被养育的人,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幸福,感受到无限的爱。“自然伸出她的手臂来拥抱人,只是为了让人的思想与她同样伟大。她心甘情愿地用玫瑰和紫罗兰来跟随他的脚步;她用她雄伟和庄严的外表装饰她亲爱的孩子……在我们的印象中,荷马、品达、苏格拉底和弗希昂与希腊的地理和气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”如果你相信爱默生说的,你就会从流浪者成为一个幸福的自然之子。当你得不到任何知音的时候,自然会成为你心灵最好的同伴。所以,退隐自然,并非孤独。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,星星能唤起您一种独特的崇高感。

喜悦的心灵可以把自然照亮,使它充满了诗意。爱默生就是这样的一个诗人、哲学家,他给我们打开的是一个被诗意照亮的自然,使真正的美与崇高从隐晦的自然界显现出来。而庸常的人往往被物质和欲望利诱而放弃了崇高目标。所以,在这样的时代,人们所期待产生的哲人、学者,必须是不受世界贿赂、能看穿世界矫饰的人。只有这样,他才能担负起神圣的使命。

爱默生说,生活就是我们的字典,“我不愿意把我与这个充满了行动的世界隔开。”哲人不是独立于世的,他是灵魂萎靡的队伍里一个执旗的人,他的职责是提醒人们不忘崇高的价值目标,把人引向高尚。所以,哲人不仅是智慧的,而且应该是信心和真理的代表。爱默生认为,做一个精神的独居者,独自面对自己的心灵,是哲人生活的最高原则:“为什么你要放弃穿越星光下真理的荒原的机会?仅仅是为了获得一顷地,一座房和一间谷仓的可怜的舒适?真理也有其屋顶,床笫和餐桌。”

高举火炬的爱默生,不仅照亮了我心灵中隐约未明的部分,而且使我学会了审视心灵。今后,在任何热闹的淘金的队伍里,再也不可能找到我的身影。要想探索真理和美,就必须勇敢、坚定、忠实,做一个精神的独居者,默默地从星空、树林、田园中学习美、学习道德、学习真理,那么,自然将会以它真正的美德赋予这样的人。